外汇AI人工智能---轻松跟随,坐享收益

关注我们分享到微博分享到空间

嘉汇国际您身边的外汇投资理财专家

外汇跟单

当前位置:嘉汇国际-外汇投资首选网 > 每日汇评 > 正文

全球经济增长不明朗,美联储加息前景微妙

来源:嘉汇国际 发布时间:2018/11/19 22:57:35

嘉汇国际财经快讯11月19日讯---包括美联储主席、副主席在内的多位美联储官员在上周发表讲话,他们对美国经济和加息路径的展望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上周三和周四,鲍威尔参加了两场达拉斯联储组织的活动,主题是讨论经济现状与全球情况。尽管他对美国经济整体持乐观态度,但暗示出了2019年暂停加息的条件,即美国经济将面临三大阻力:全球需求放缓、财政刺激消退,以及加息对经济的滞后影响。


全球经济增长不明朗,美联储加息前景微妙

同一天,亚特兰大和明尼苏达联储主席也表示,海外经济活动降温敦促美国加息政策更为谨慎,海外形势愈发成为美国强劲经济的阻力。“忽略弱化的海外经济增速是政策错误的信号。我不认为我们离中性利率很远了,加息到中性利率就可以了。”今年FOMC票委、亚特兰大联储主席Raphael Bostic特别指出。

美联储“二把手”、副主席Richard Clarida上周五也称,近三年的加息已令美联储的短期利率接近中性水平,这将成为未来考虑货币政策的一个关键因素,未来加息将取决于经济数据。明年FOMC票委、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也强调:“我们现在处于需要特别依赖数据的时刻。”

背景是什么?
这是鲍威尔10月3日以来首次公开露面,而正是他10月3日的讲话加速推动了当月美股深跌盘整。当时他表示,对美联储是否加息超过中性利率的担忧“不成熟”,因为美国距离既不刺激也不遏制经济增长的中性利率“还有很远”,现在需要逐步加息来回归正常。

鲍威尔的言论暗示美联储可能会加息至高于此前预期的水平,这番话促使两年期、10年期、30年期美债收益率分别触及十年、七年和四年新高,为股市创造了与2月初回调类似的背景条件。

短短一个月,鲍威尔口风突变
上周的讲话中,鲍威尔表示,美国楼市增速放缓,以减税和增加财政支出为主要形式的财政刺激可能从明年起逐步消退。美联储的目标是保持经济增长,同时保证通胀受控和确保金融稳定。

“美联储会继续监控金融状况,我们不得不思考还能加息多少,以及加息的幅度与节奏。我认为,我们要采取的路径是非常小心地审视市场、经济、商业联络人如何回应货币政策。

我们的目标是延续美国经济复苏,并且保持失业率和通胀处于低位,这是我们考虑问题的思路。

但是全球发生了什么也非常重要。美联储正在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增速的温和放缓,去年全球经济协同复苏为美国经济提供了重要推助力。今年这种协同增长一点一点退场,尽管还是坚实的增长,但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有一些放缓,这一点令人关切。

未来几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会放慢,一个风险来自国内的财政刺激作用消退,另一个挑战来自美国经济持续超过全球其他地区,给一些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压力,可能来自更强劲的美元。”

对比他10月3日的讲话,上述讲话反映出鲍威尔更为谨慎的态度,或暗示了未来政策转向条件。

10月3日,鲍威尔在接受PBS采访时对美国经济态度颇为乐观,重申了渐进式加息的立场。当时他说,美国经济表现“相当正面”(remarkably positive),没有理由不认为当前的经济扩张“可以延续相当一段时间”。

“经济非常弱的时候,我们确实需要相当宽松的低利率,现在再也不需要,它们再也不适合了。”

“如果我们看到(经济)形势走强,通胀回升,可能就稍微快点行动。如果看到经济走弱,或者通胀下行,可能稍微慢一些行动。”

鲍威尔说,美联储再也不需要保持超低利率,要循序渐进地转向既不宽松也不紧缩的中性利率。

“利率仍然宽松,我们在逐渐让它们达到会是中性的位置。我们可能错过中性,但当前可能距离中性还有一段长路。”

意味着什么?
鲍威尔和Clarida的讲话都提到了美元的强势、海外经济的疲软以及国内资本开支增速的下滑。事实上,美联储对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已经从近3.0%下调至2.5%。

在摩根士丹利看来,从近期美联储高官的公开表态来看,美联储的措辞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不过让美联储暂停加息的门槛仍然很高。

via摩根士丹利经济部门全球主管、首席经济学家Chetan Ahya:

在过去的一周内美联储主席和副主席都做了公开讲话,从他们传递的信息来看,美联储政策决定要看数据,而美国经济表现不错,因此依然会渐进加息。不过和几周前相比,“我们也感受到口风上的微妙变化,”这些变化在于:

更加强调要看数据,同时透露出在实现中性利率之后政策决定上会有一定灵活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传递出的信号在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就可以开始期待美联储改弦易辙。在摩根士丹利看来,美国经济依然表现强劲,德国和日本经济活动虽然放缓但主要是受到临时因素影响,整体来看全球经济增长依然稳固。

我们估计,2018年三季度全球经济增速为3.4%,较二季度4.1%的强劲增长的确放缓,不过预计四季度增速将重回趋势上方,达到3.6%。

影响德国与日本增长的临时性因素消退,全球贸易动能依然健康,新兴市场持续复苏,这些都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了支撑。

Ahya指出,在全球经济持续增长的背景下,正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经济学家Ellen Zentner预计,美联储会保持目前的加息路径,直到利率升至它所认为的中性区间,随后才有可能暂停加息,而这要在今年12月以及明年3月和6月这三次加息之后才会发生。

接下来关注什么?
鲍威尔10月份的讲话“吓坏市场”,表明了货币政策的一个重要原则:即基调很重要。越是接近货币政策路线的转折点,准确地传达政策意志就越困难,因为部分观察人士和投资者会过度解读,其他人则容易解读不足。

明年暂停加息一次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将9月份美联储议息会议的预期作为指引,中性利率可能在3%左右。现在喊停12月份的加息已经太迟,对于意外来临的可能,美联储本应该更加明确。不过,美联储还是可以利用12月份的经济预期展望和议息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来强调美联储并没有预设路线,情况可能发生变化。

对于投资者来说,Ahya提醒,这意味着未来之路依然会相当“颠簸”:“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央行提供了充裕的流动性,现在市场需要断掉对此的依赖了。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波动性都已经回归了。”

更大的挑战
金融危机以来这十年间,我们自以为吸取了教训。但国际清算银行(BIS)货币与经济部门主管Claudio Borio的看法尤为冷静,他认为,“我们知道的远比自己想象中来的少,而我们的无知将让我们付出代价。”

Borio肯定了十年前中央银行们迅速采取了正确行动,维护金融体系的稳定,“中央银行全力以赴、相互协调,这有助于防止局势完全失控、稳定金融体系与经济,并避免经济陷入萧条。”但他认为,中央银行受到了经济理论的制约,而这些理论对如何维持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所提供的指导意义不大。

这是广义上主流货币经济学家认为他们所知晓的:通胀、就业和经济增长以一种可预测的方式相互改变。而通胀与就业的核心关系,也就是菲利普斯曲线所定义的:当失业率下降时,通胀上升。上世纪50年代菲利普斯曲线理论出现后,中央银行家们都认为通缩是经济松弛(slack)的结果。

中央银行无法容忍通缩,因为这意味着低于自然增长的经济增速,而在这一环境下,会造成大量人口失业。但Borio认为现代研究通胀和就业关系的中央银行家们犯了所有科学领域都存在的错误——样本孤立性。

在2015年的一篇论文中,Borio研究了过去140年中38个国家的数据,并得出结论认为,消费者价格通缩往往与经济的健康增长相吻合。如果这一观点是正确的,那么在过去数年中中央银行应对通胀放缓或通缩的行动根本就是多余的,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在危害经济。

“通过维持极低的利率,央行们相当于是在通过额外的信贷增长、鼓吹资产价格积聚金融体系的风险,而他们到了某一时刻必须纠正自己的错误。”

他认为,货币经济学家和央行行长们需要承担更多责任,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政策制定者应该持续关注金融形势,不仅仅是在经济陷入深度危机时,还应在资产泡沫高峰时。问题在于95%的情况下央行行长们执行货币政策都好像认为这些因素无关紧要,直到经济显现过热迹象才开始行动。”

嘉汇国际新闻站

嘉汇国际Blog

嘉汇国际喊单智能交易中心

嘉汇国际300美元开户